窃欢

第23章 谨慎


    舒晨的神情太过游刃有余,明飞兰非常不喜欢,她说道:“这里没有其他人,你倒也不用这么假惺惺的孝顺我,看着让人恶心。”
    明飞兰眼神恶毒地盯着舒晨那张让人生厌的脸,眼角眉梢间都像那个贱人!
    舒晨低下头掩饰着眼底的情绪。
    即使过去了那么多年,舒晨仍然记得刚到舒家的那段日子。
    虽然是舒建川把她们从孤儿院领了回来,但是舒晨却对这个名义上的父亲没多少好感,比起舒建川,她更喜欢看起来冷硬不好接触的舒浪平。
    每次被明飞兰罚的时候,舒浪平总是像变魔法一样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零食递给她,那是她在舒家唯一的慰藉。
    明飞兰像个恶毒婆婆一样,三不五时就要拎着舒晨学规矩,学什么都不要紧,只要错了一点,她手上的细藤条就会毫不留情的落在舒晨小小的背上。
    舒浪平看不下去的时候会劝说几句:“你跟个孩子计较什么!”
    明飞兰更气了,将桌子拍的声声作响,道:“谁都能当舒家的孩子?没点规矩,出去都给舒家丢人!”
    舒家两个男人对这个固执的老太太也毫无办法,只能由着她去了。
    在老宅短短的几年时间里,舒晨过得比孤儿院还不如。
    明明舒家条件不差,但是明飞兰却要求舒晨挑着担子去水井挑水回来用,一天三回,刮风下雨都没落下。
    丰收季节,明飞兰将舒晨带去乡下亲戚家里帮忙收割稻谷,小小年纪的人在田地里干得热火朝天,割稻谷、打稻穗,一个人的速度比成年人都快。
    没办法,明飞兰拿着鞭子在田埂上坐着呢。
    干的活多,吃的也多,否则不长身体。
    舒晨在饭桌上也显得格外谨慎,夹菜都要看明飞兰的眼色。
    肉不敢伸筷子超过三次,饭不能吃两碗,吃得多了明飞兰的脸色就沉了下来,骂骂咧咧地开口指责。
    舒晨也有叛逆期,但是也不敢乱来。
    她的叛逆表现的暗戳戳的,比如明飞兰不让她在饭桌上吃饱,那她主动承包家里的家务活,洗碗的时候偷偷在厨房吃饱。
    长久以往,慢慢养成了舒晨现如今的逆反心理。
    舒晨从回忆里抽出思绪,压下心底渐渐升起的不满。
    那么多年都忍过来了,这么几天光景,舒晨不至于沉不住气。
    苦心经营的乖妹人设,总不能在这时候崩了。
    明飞兰依然像以前一样对舒晨呼来喝起,端茶递水、按摩等事情叫舒晨做了个遍,背后的伤口早已泛疼,但是舒晨一点也没放在心上。
    窗外的天早已泛白,用不了多久,舒浪平和舒建川就会过来。
    舒晨心中早有打算,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一夜没睡,明飞兰脸上却没多少疲惫,她心底满是愤怒,全凭着一股气撑着她熬到现在,折腾舒晨已经没多少快感了,她现在看到舒晨逆来顺受的脸就觉得晦气!
    明飞兰一把捏着舒晨的手腕,苍老的手用了几分力气,咬牙道:“舒晨,你怎么不去死!”
    窗外站了半宿的盛禛言打了个哈欠,眼底精光闪过,听了几个小时的墙角,终于听到点刺激的消息了。
    。阴阳代理人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ushayy.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jusha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