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欢

第26章 野了


    舒浪平沉着脸站在门口,听着病房内明飞兰絮絮叨叨的咒骂声,已经毫不掩藏他的不耐烦了。
    “快把舒晨那个贱人…给我压过来!”
    “舒浪平,你居然敢把那女人的孩子放在我身边养,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明飞兰用力锤床,嘴角丝丝缕缕的血渗了出来,她完全不在意,只用双目怨恨地看着舒浪平。
    “只恨没早点将舒晨掐死!”
    舒建川愣了一下,也觉得这话说得很是没道理,瞥了眼身后的老爷子,安抚道:“妈,你别瞎说,舒晨是我亲自从孤儿院挑的。”
    即使舒浪平有心安排,又怎么确保舒建川一定会选上她们?
    明飞兰才听不进去,她满脑子都是舒晨那张让人生厌的脸,用力拽紧身下的被单,种种恶毒的想法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舒浪平看着拖着病体的老管家,招手让他过来,两人对视一眼,顿时心知肚明。
    走向楼道的步伐沉重又坚定,似乎达成了什么共识。
    …
    深夜,舒晨正躺在床上和盛禛言打视频电话,他正站在花洒下沐浴,水流顺着肌肉分明的沟壑往下滑,看得人口干舌燥。
    舒晨眸色深了几分,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
    “离开我第一个晚上,你就野了。”她挑眉,手指在屏幕上显示的他的腹肌上滑动着,微不可查地吞咽了口唾沫。
    盛禛言撸了把湿发,眼神瞥了眼手机,一句话说得意味深长。
    “在你身边的时候更野。”
    舒晨笑着让他专心洗澡,手机用支架支棱起来,支架半撑着脑袋看他。
    或许是今晚的药加了安眠的成分,她觉得眼皮子渐重,不知不觉间竟躺下睡了过去。
    盛禛言拿着手机往床榻上走去,见她已安然入睡,正想掐断通话的时候,一个步履阑珊的身影从窗边走过。
    他挑眉。
    好巧不巧,这个人他刚见过。
    舒晨无意识抓紧身下的床单,她感觉鼻腔无法呼入新鲜空气,只好张大嘴巴。
    当嘴巴也被人捂住的时候,她终于觉得不对劲了,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明飞兰那双充满怨恨的眼神。
    舒晨下意识尖叫出声,即将冲出口的惊恐被压了回去,喉咙里发出嚯嚯的嘶吼声。
    明飞兰眼中闪烁着疯狂的情绪,冷笑道:“乔语珊,我送你女儿下去见你吧!”
    “去死!”
    她手下发狠,一点也不虚。
    舒晨瞪大眼睛,双手死命扣着明飞兰的手腕,手脚并用,企图挣脱明飞兰的禁锢。
    明飞兰终究是老了,不一会儿就累了,嘴里喘着粗气。
    舒晨抓紧机会,一脚踹在了她肚子上,撒开脚丫子就要往外跑去。
    哪知道,明飞兰是冒着必死的决心来的,哪会这么轻易就让她逃走?
    不知明飞兰哪来的力气,整个人往前冲去。
    明飞兰一手死命扣着舒晨的大腿往后拽去,另一只手攀上她的后背,对伤口进行了二次伤害,疼得她闷哼出声。
    “贱人,死也要拉上你垫背!”
    “救命,快来人!”舒晨也顾不上疼痛了,尖声叫着,手使劲地拍着门板。
    在两人争执的时候,她们身后的手机依然在亮着灯光。
    。阴阳代理人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ushayy.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jusha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