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在武侠世界

第七章 上了贼船


    穿越者的遭遇往往都是阴差阳错。
    在原时空里,陈玄风和梅超风按照事先拟好的计划,来到普陀山立刻转乘另一艘渡船去了沈家门,登陆后一路北上,虽然也惹下了不少风波,引得一众江湖人物喊打喊杀,但是他们身藏九阴真经这件事却始终不曾泄露。
    甚至直到陈玄风被郭靖捅死,梅超风用郭靖留在陈玄风尸体上的那把刻着杨康名字的刀、把陈玄风的胸前的皮剥下,后来又被郭靖得到之时,都没人知道这张人皮上面纹刺的竟是《九阴真经》的下卷经文!
    黄老邪被徒弟偷走了九阴真经,这件事对黄老邪来说就是奇耻大辱,这是很丢人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往外说?
    非但不会告诉别人,就是被他打算腿又逐出师门的其他五名弟子,都被他下了封口令,谁说谁死!
    但是在这个时空,只因为陈玄风一念之慈,为了不使冯蘅无辜累死,这桩原本可以封存十几年的秘密,却在当天就泄露了。
    倘若他和梅超风不上普陀山,不去普济禅寺,不写这么一封信给黄药师,这些事情就不会被沈青铜洞悉,只不过这或许就是蝴蝶的翅膀,只要有人穿越了时空,就一定会引起原时空的某些变化,这也是无可避免的事情。
    就在沈青铜和远坤和尚紧锣密鼓地“招待”五夫人的同时,在普陀山下的渡口码头上,陈梅二人的行为再次与原时空发生了改变。
    原本在这个时间段,山下停泊的渡船都是送那些香客来烧香的,船家与香客们约好了管送管接,有些相熟的香客甚至已经付了返程的船资。
    可是梅超风却想让这些船家立即启程送他俩离开,船家如何愿意?哪怕是多给些船钱也不同意,这个时代的人大多讲究信义,即便见钱眼开,也不肯落下背信弃义的骂名。
    原本按照梅超风的性格,用钱指使不动的,就下手杀人逼迫了,可是换了灵魂的陈玄风却不同意她这么做。
    桃花岛船上那三个哑仆都不是好人,你杀了也就杀了,可是普陀山上的这些船夫何辜受死?不行!
    或许这也算是救人一命吧?陈玄风暗暗得意,这可是救了好几条命呢,若不是自己穿越,此刻这几个船夫都是死人了。
    梅超风谨守出嫁从夫的原则,既然丈夫说了不让杀,那就只能不杀,可是不杀又该怎么办?难不成只能等那些香客烧完香,再跟他们一起返回陆地吗?
    真若是那样做,自己两口子的行踪还有什么秘密可言?不论是谁,都能轻易追踪到位!
    于是气呼呼地说:“那你说怎么办?”
    陈玄风也是没什么好办法,回去再借普济禅寺的船吧,人家方丈借不借暂且不说,只说这样一来不论自己和梅超风在哪里登陆,都会准确地传到师父的耳朵里,这样肯定不行。
    陈玄风发现只要不杀人,事情就会变得棘手很多,或许这就是这个时代里江湖人杀人如麻的原因吧?
    正不知所措时,忽然发现山路上下来了一个人,扛着一条麻袋,一路奔跑到岸边,上了一艘船,梅超风一扯陈玄风的衣袖,道:“这是个烧香回来的人,咱们去雇他的船!”
    正想睡觉时有人来送枕头,陈玄风也颇觉欣喜,连忙跟梅超风紧走几步跃上了那艘船的船头,梅超风看向船上两条汉子说道:“船家,雇你的船用用,价钱好说。”
    两条汉子却不答话,只扭头去看船舱,船舱里立刻走出一个人来,看身材装扮,正是先前扛着麻袋进入船舱那人。
    此人生得獐头鼠目,一身衣着却很是光鲜,根本不似摆渡的船家,然而此人却看向陈梅二人、堆起了一脸笑容说道:“雇船是吧?好说好说,两位想去哪里?何时动身?”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把人家五夫人迷倒装入麻袋劫持下来的沈青铜。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ushayy.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jusha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