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在武侠世界

第十七章 事发


    过了庆元府,夫妻俩在夜色中纵马狂奔了四五十里,便已经进入到绍兴府地界。
    与庆元府一样,绍兴府也在前往杭州的必经之路上,由于担心被师父从后追上,所以陈玄风决定不搞晓行夜宿那一套,夜间照常赶路。
    若能趁着夜色过了绍兴府则最好,届时哪怕弃了这两匹马信步而行,时间也很充裕。甚至还可以在四月十五之前,先去嘉兴等地游玩一番,那样正好躲开有可能赶来的师父。
    从庆元府到绍兴府,官道足有三百多里。
    此时的官道不能与后世的高速相提并论。后世的高速公路大多是截取直线铺设,间有各种高架、各种立交、各种桥梁。而此时的官道却需避开河流丘壑,蜿蜒曲折之下,距离自然增加。
    三百里路已经算得上是长途了,好在此时陈梅二人有了战马。这两匹战马虽然没有日行一千、夜走八百的脚力,但是一夜跑完这段路程却也不算艰难。
    陈梅二人一路快马加鞭,只跑得两匹战马口吐白沫,天色微明之时,终于来到绍兴城外。
    距离城门两三里时,夫妻二人下了马,牵着马走向城门。
    晨曦里的绍兴城和明州城迥然不同,门外竟有一队士兵列阵把守,看人数竟然在五十名上下,个个站的挺直,令人顿生肃杀之感。
    陈玄风不禁纳罕,这绍兴府自己不是第一次来,可是以往此处何曾有过如此森严的军阵?今天却是怎么了?搞阅兵式么?
    不要说自打高俅倒台之后宋朝军队就再也没搞过阅兵这种面子工程,只说即便真要搞阅兵式,也不应该在城门搞吧?不该去校场吗?
    心中疑惑,便停下脚步,回头看向身后,等着刚刚自己夫妇骑马越过的一个老农,待老农走近,便开口询问:“这位老丈,你可知城门口这些兵丁在做什么?”
    只听口音,老农就知道陈玄风是外乡人,便回道:“据说是要跟金国打仗了,打初二那天开始,知府大老爷就招兵买马,募集义士,城门口贴着布告呢,你若是识字可以自己去看。”
    陈玄风算是个历史小白。除了上学时课本里那些非常重点的考试内容之外,他所了解的历史典故,都是从武侠小说里看来的。
    姑且不论小说里的故事是正史还是野史又或者是作者瞎编,只说但凡在武侠小说里没有提及的历史内容,陈玄风基本一概不知。
    所以他并不清楚,从今年正月初一开始,南宋朝廷已经改元为开禧。而已经疲软了好几十年的南宋朝廷、也终于“雄起”了一回,在宰相韩侂胄的坚持下,宁宗皇帝已经准备下诏北伐了,时间就定在五月上旬。
    对于南宋抗金这种事情,陈玄风持有无所谓的态度。
    早干什么去了?岳飞活着的时候,宋朝拥有唯一的一次雪耻机会,然而赵构和秦桧给把岳飞给杀了。
    都怂了六七十年了,到了这时候才想起抗金来,还有什么卵用?
    你又打不过金国,而且将来灭掉你南宋的也不是金国,而是蒙古。你决意要灭了金国这个嘴唇,却把自己的牙露在外面,不怕冷么?
    与此时的南宋子民不同,来自后世的、饱受五十六个民族是一家思想教育的陈玄风对女真族并没有什么切骨之恨。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他跳出事外看问题,理念便与如今的抗金派有所不同。
    从老农口中得知了事情原委,陈玄风原本有些紧张的心情便即放松下来。既然大战在即,厉兵秣马、枕戈待旦便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当下与梅超风牵着马走向城门,还想顺便看一看门口那布告是怎么写的,即便对抗金没什么兴趣,学学这个时代的繁体字也是好的。
    两人牵着马走过护城河吊桥,再往门口走时,分列左右的兵卒果然没有什么动作,非但没有上前盘问,而且目不斜视,就仿佛面前经过的两人双马不存在一般。只有一左一右两个军官打扮的汉子,往他夫妇这边扫了几眼,却也没有盘查的意思。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ushayy.com。新笔趣阁手机版:https://m.jushayy.com